小寡妇招夫记

第12章 柳氏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开花不结果 本章:第12章 柳氏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22222xs.com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五二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这日下午,玉秀正与夏知荷坐在屋檐下走廊上,一边晒着暖阳,一边绣帕子。

    村长家的大儿媳妇柳氏突然上门。

    夏知荷忙把人迎到堂屋,玉秀早已起身去倒茶了。

    柳氏年是镇上一位秀才的女儿,她爹在镇上开了私熟,还有一位舅舅在县衙里做事,家境在清平镇是数得上的。柳氏自小随她爹学了些字,又习得针线女红,长相也出色。自十二三岁起,家中的门槛就被说亲人踏平了。

    按说她这样的人品,虽配不上县里的大户人家,但清平镇上的富户和读书人,可以说是任她挑选。

    偏偏最后,她却挑了默默无闻的李山。而且当时,还是她家的媒婆先上门来说亲,这门亲事,当年让村里人说道了许久。

    后来大伙儿才知道,原来是有一次,李山去县里办事,帮一名少女打跑了几个流氓,就此赢得了美人芳心。

    柳氏天生一张笑脸,未语先笑:“我不请自来,嫂子可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柳妹子说的哪里的话,你即使稀客,又是贵客,可是我平日里请也请不来的。今日你来了,我心里只有高兴,哪里会怪你?”夏知荷笑盈盈地请她坐下。

    柳氏也不客气,大大方方坐下了,说:“早就想找嫂子讨教一二,只是家里事忙,又怕唐突上门扰了嫂子清净,今日,竟是我第一次到嫂子家里做客哩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平日除了去镇上,鲜少出门;柳氏也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,她在夫家,得公婆尊重,又得丈夫疼爱,不需下地干活,除了偶尔回娘家,平常也是不出大门的。因此两人虽早已听过对方的名头,也远远见过几次,可这次,算是二人第一次正式见面。

    夏知荷掩唇轻笑:“妹子若得空,随时可来找我,左右我一介闲人,平日里也无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寒暄,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对方。

    柳氏二十出头的年纪,皮肤白皙气色红润,虽已是两个孩子的娘亲,可身形仍然纤细,穿一身玫红色的袄子,远看着还似个二八少女。只见她髻边一支鎏金镶红玛瑙飞鸟衔花掩髻,在光下闪着熠熠光芒,手上一对龙凤银镯,随着她的动作,在衣袖中时隐时现,葱管一般的手指上,戴着一只精致的牡丹花金戒指,趁得她的手指越发晶莹透白。

    这几样首饰,多少乡下妇人一辈子也求不得,可看她的样子,却并不觉得如何珍贵,可见她自小生活富足,眼界也不同于一般村妇。

    此时柳氏也在观察夏知荷。见她果然如传闻中美貌,虽年过三十,脸上却无一条皱纹,肌肤白皙细嫩,虽衣着朴素,周身气度却不比寻常妇人。再看她手上的帕子,颜色虽素净,可右下角绣的花样,分明是眼下县城里时新的,她昨日回娘家,从嫂子那里得了一块,现在还舍不得用哩。

    此时玉秀端着托盘进来,柳氏见了,又是眼前一亮,只觉眼前少女,虽无十分的姿色,又无外物修饰,可行走间,自有一身气派,袅袅娜娜如春水初生,轻烟缭绕。

    她不禁抚脸轻叹:“平日里别人夸我样貌好,我虽嘴上推脱,心里却是有几分得意的,可今日见了嫂子和嫂子的女儿,才知我往日所为,竟是贻笑大方了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只是含笑道:“柳妹子说笑了,我们母女不过乡下粗俗妇人,哪能与妹子相比。”

    玉秀也抿唇一笑,轻声道:“婶子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柳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茶倒是寻常普通的茶,可碟子上做成花型的桂花糯米糕,却引起她的兴趣,捻起一块偿了,赞道:“好浓郁的桂花儿味,可是镇上百味居的糕点?”

    夏知荷道:“哪里是,不过是我这女儿闲来无事,做着玩儿罢了,上不得台面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再这般谦虚,可是要羞死我呢。这糕点这般精致,若还上不得台面,那平日里我做的,就得是圈里的猪食了!”

    一番打趣的话,说得几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氏吃了糕点,又打量着夏知荷身后的玉秀,说:“不知嫂子这女儿闺名叫什么,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名叫玉秀,今年十八岁。”夏知荷道,又示意玉秀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玉秀便上前两步,双手扣在腰侧,屈身行了个礼,口中道:“玉秀见过柳婶子,婶子万福。”

    这些待人接物的礼仪,夏知荷多少都交了玉秀一些,只是平日与邻里往来,用不上这些,今日见了柳氏,因她出身书香人家,怕比常人在意这些,才让玉秀做了全套。

    柳氏忙牵起玉秀,又拉着她的手细细打量,直看得玉秀低头垂眼面颊微红,才转头对夏知荷笑叹道:“也不知怎么了,我今日见了嫂子的女儿,就觉得心里喜爱得很,一时间竟看得不能停了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道:“能得妹子喜爱,是她的福分呢。”说着招手让玉秀过来,轻声吩咐她去把外边的绣桌收了。

    玉秀便和柳氏告了罪,退到走廊下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柳氏一直看着她出门,直到见不到人了,才回转过来,又与夏知荷说了几句。突然,她好像想起什么,轻轻拍了拍自己额头,恼道:“瞧我这记性,只知见了嫂子高兴,光顾着讲话,竟把正事给忘了。我这次来,是有事与嫂子说。听我公公说,邻村有户人家,早几年发迹,举家搬到镇上去了,前段时间犯了官司,需要银钱上下打点,就想把家里的田地卖掉。其中有一处,就紧邻着咱们李家沟,是五亩上好的水田,因那家急需用钱,便明说了,若有人出三十八两,就一起卖了。我公公知道嫂子家有意置田,特意让我来告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听了,忙道:“劳烦妹子跑这一趟,替我谢谢七叔,明日我让大柱上门答谢。”

    柳氏道:“都是乡里乡亲,嫂子何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柳氏见夏知荷有些心神不宁,许是想着买田置地的事,她虽想再探探玉秀的事,此时也不好多留,借口家里有事,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夏知荷给她包了几样糕点,让她拿去给孩子吃。

    柳氏走后,夏知荷便坐在堂屋里出神。

    玉秀进来将茶杯收了,见她这样,关心道:“娘,您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卖田,村长让柳氏来与我们说一声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道:“这不是好事吗?您怎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夏知荷轻叹:“好事是好事,可听柳氏的意思,那家人准备把五亩水田绑在一起卖,咱们家如今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两,差得远呐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虽有李大柱这个木匠,一个人就养得起全家人,又有她和玉秀的针线补贴家里,可前几年一直要供李仁读书,后来又建了这五间砖瓦房,家底都贴进去了。也就这两三年,李仁没了,房子也建好了,夏知荷又精打细算,才存下这二十两。

    玉秀也在桌边坐下,心里盘算了一会儿,问:“娘,还差多少?我那里有一只银镯子,一支簪子和两对银耳环,都是从前您给我的,我现在也不戴了,拿去熔了,也有个二三两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夏知荷心里一动,转头看着玉秀关切的脸,笑道:“傻孩子,你现在用不上,以后难道也用不上?给了你就是你的了,你要知道,女人的私房体己,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的,若以后丈夫儿子靠不住了,这就是你最后的倚杖,可不能轻易给人。你放心,银子的事,娘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夜里,李大柱回屋歇息,夏知荷跟他说了今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大柱问了家中还有多少银子,沉吟一会儿,说:“明日见过七叔,我再进山一趟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眼皮一跳,忙道:“去山里做什么?你忘了那日答应我的,再不许拿命去冒险的事了?”

    李大柱劝说她道:“这次我再谨慎一些,上一次那处地方,还有几根更粗的树,之前舍不得砍,这次砍了,也不需做成家具,直接拉到县城里去,这样的好木头,光木料就值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却一定不让他去,“上一次多亏了林兄弟,你才能回来,这次若又出事,还有谁能帮你?你是不是铁了心不让我好过?”说着,便拿着帕子抹起泪来。

    一见她哭,李大柱便全没有法子了,哄了几句不见效,急得直抓头,像一只吃不到蜜的大狗熊,最后只得妥协道:“好了好了,不去了,媳妇儿你别哭啊。”

    夏知荷又抽抽噎噎了一会儿,才收了势。

    李大柱一屁股坐在她身边,把人揽在自己怀里,叹道:“只是不去山里,咱们家银子又不够,怕是买不起那几亩田了。这样的好机会,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上。”

    一般庄稼人,把土地当做自己的根,若不是到了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,少有人会去动祖宗留下的根本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连着五亩上好的水田,更是少见,错过了,或许这辈子都遇不上了。难怪李大柱想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夏知荷却推开李大柱,红红的眼睛斜了他一眼,道:“谁说不买?你没银子,我有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小寡妇招夫记》,方便以后阅读小寡妇招夫记第12章 柳氏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小寡妇招夫记第12章 柳氏并对小寡妇招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