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无赖兵王

第2419章 前往黄河

类别:历史穿越 作者:讳岩 本章:第2419章 前往黄河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22222xs.com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五二小说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曹毅的婚事还是曹恒帮着操办,迎娶了关羽的女儿关凤,他随后就跟着曹恒出征关外,讨伐匈奴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长安并没有多久,关凤居然就有了身孕,而黄舞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二弟将有子嗣,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”曹恒说道:“我还去过长安官府,他居然一个字也没提起。要不是夫人,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淮南王家的夫人才有身孕不久,他应该是不想烦扰夫君。”说到这里,黄舞蝶脸上露出一抹忧愁:“如今连淮南王的夫人都有了身孕,妾身却还没半点动静,总觉着对不住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来的总会来。”快到黄舞蝶的住处,曹恒停了下来,把她面对面的搂在怀里,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:“夫人没有身孕,后宅的美姬不也是没有怀上要说有问题,应该不是夫人才对,多半是我过于劳累,所以才没能让夫人怀上。我俩年岁也都不大,总有一天夫人会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依偎在曹恒的怀里,黄舞蝶说道:“妾身只是觉着没能为夫君生下一儿半女,也是对夫君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也是急不来的。”曹恒说道:“夫人不要太放在心上,说不准哪天也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夫君能够体谅,可妾身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。”双臂搂在曹恒的腰上,黄舞蝶依偎在他的身旁,轻声对他说道:“妾身也没有其他愿望,只想和夫君长长久久,能够一直守在夫君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我会把大魏周边的异族荡平。”曹恒说道:“到那时,我就能陪在你的身边,从此再也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俩人相拥着站了一会,曹恒小声对黄舞蝶说道:“天色不早,夫人还是和我一道回房歇着。”

    黄舞蝶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,轻轻的嗯了一声,跟他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天刚蒙蒙亮,曹恒和黄舞蝶就已经洗漱完毕。

    洗漱之后,曹恒和黄舞蝶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走出卧房,他向一名卫士问道:“张苞有没有过来”

    “回禀太子。”卫士回道:“张将军天还没亮就已经来了,此时正在前院恭候。”

    作为曹恒的贴身将军,张苞当然会比他起的更早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他就令人准备好车马,带着一队卫士来到太子府。

    张苞在前院等了好些时候,曹恒和黄舞蝶才从后院走出来。

    见俩人出来,张苞迎了上去躬身一礼:“见过太子、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天还没亮就来了。”曹恒向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一早就要出发,我不敢耽搁,因此天还没亮就到了。”张苞回道:“车马已经准备好了,敢问太子,现在要不要走”

    “已经准备好了,当然要走。”曹恒吩咐:“在前面领路。”

    张苞应了,随后转身走向太子府正门。

    曹恒对黄舞蝶说道:“我骑马,夫人还是乘车。有什么事只管招呼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自便,妾身有事招呼婢子也就是了。”黄舞蝶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来到太子府正门外,马车和马匹都已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打开车门,曹恒亲自扶着黄舞蝶上了车,随后他自己跃上了马背。

    上了坐骑,曹恒向前一指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张苞喊道:“太子有令,出发”

    领着卫士护送曹恒夫妇的张苞走在队伍最前面,曹恒则骑着马跟在马车旁。

    披坚执锐的卫士们排列成两队,把曹恒和黄舞蝶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出发的时候,天刚亮没有多久。

    队伍开出长安城,初升的朝阳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铺洒了淡淡的金辉。

    曹恒离开长安,当天上午,曹铄在早朝以后,把鲁肃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偌大的大殿里,只有曹铄和郭嘉俩人。

    “太子早上离开了长安。”曹铄向鲁肃问道:“你有没有听说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听说了。”鲁肃回道:“太子这一走,没有两个月,怕是也回不来。等到他回来,兵城的地基应该已是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把建造兵城的预算给做出来”曹铄又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鲁肃回道:“工匠还没把兵城需要耗费多少材料核算出来,等到他们做出核算,我会即刻把预算呈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征战多年,你也知道,但凡将士出征,总是耗费不少。”曹铄说道:“虽然我们有凌云阁和望月楼,可你应该也知道,这么多年以来,大魏府库其实早就空虚。建造一座兵城,虽然不是什么难事,可耗费的钱粮却是不少。太子应该也是提醒过你,给我的预算和最后完工耗费差距不要太多,否则在我这里可是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我明白。”鲁肃回道:“我必定会把预算做的精细,绝对不会与完工时耗费想差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子敬做事,我还是信得过。”曹铄点头:“你知道该怎么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召集了工匠,正要与他们一同谋划如何建造兵城。”鲁肃向曹铄躬身一礼:“陛下要是没有其他吩咐,臣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曹铄点头:“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鲁肃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,他并没有前往官府,而是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早朝之前,鲁肃就安排人请来一些老工匠,参与设计兵城。

    工匠们没有被带到官府,都被领到了他的家中。

    鲁肃回来的时候,十多名工匠都等在前院。

    见他进了大门,工匠们迎了上来:“见过鲁公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用多礼。”鲁肃抬了下手:“跟我到前堂叙话。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他走进前堂。

    在主座坐下,鲁肃对工匠们说道:“诸位请坐”

    工匠身份卑微,当着鲁肃的面怎么敢坐下。

    他们站成两排,一个个低着头,并没有真的落座。

    “请你们过来,其实是太子的意思。”众人不敢落座,鲁肃说道:“太子有要紧事离开长安,托我请诸位前来,是要商讨一件他已经谋划好,却还没来及实施的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太子监国,掌管着大魏的军政要务,居然把他们这些工匠请过来,说是有要紧事商议,让工匠们觉着很是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年岁最大的那个工匠向鲁肃躬身行了个大礼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敢问鲁公,太子有什么吩咐”

    “太子要在长安城外建造一座城池。”鲁肃说道:“地点已经选好了,只等诸位画出草样,再核算出需要耗费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听说太子打算在长安城外建造一座城池,工匠们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老工匠,向鲁肃问道:“敢问鲁公,太子打算建造一座怎样的城池”

    “太子打算建造的,是一座兵城。”鲁肃说道:“城内驻扎三军将士,城区住着的则是他们的家眷。”

    工匠们面面相觑,城池他们是见的多了,鹿柴和军营也见过不少,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兵城。

    “所谓兵城,一半军营一半城区。”鲁肃给工匠们做了深入的解释:“军营占地和城区占地相当,数十万大军驻扎其中,不仅不能拥挤,还要显得宽敞才行。另外,军营里还得有足够数十万人操练的校场,一应设施也要比长安城内的军营更为丰富。”

    来到这里的工匠,都是长安城工匠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但凡涉及到土木,他们只要一听,就明白是多大的规模,需要达到怎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听明白了鲁肃的意思,老工匠略微有些迟疑的对他说道:“依着鲁公这么说,建造出来的兵城,论起规模并不会比长安城小太多。所需耗费的材料也是不少,钱财花费必定不是个小数目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也知道耗费的钱财不会太少。”鲁肃说道:“不过兵城还是得要建造起来,太子曾请示过陛下,陛下也是允准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曹铄也允准了,工匠们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老工匠对鲁肃说道:“鲁公要我们做出具体的图样,只是在这里说还不成。不知太子有没有选定建造兵城的地方,要是选定了,还请鲁公领我们前去。只有见了地方,才能做出适合的图样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请你们来了,当然要领你们过去。”鲁肃站了起来,对工匠们说道:“请诸位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鲁肃先走了出去,工匠们纷纷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不说鲁肃领着工匠们去长安城外,只说离开长安的曹恒,在张苞和一队卫士的护送下,一路往黄河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大魏立朝以前,曹铄就很重视修建道路。

    从长安前往黄河的道路修造的十分平整,马车走在上面都不觉着颠簸。

    凡是大魏境内,无论是不是修造成很平整的道路,路上都有很多驿站,所以赶路的人一般来说不需要露宿野外。

    离开长安,走了大约二三十里,张苞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等到曹恒来他身边,张苞问道:“黄河沿岸有许多地方,太子知不知道诸葛孔明究竟在什么地方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很清楚。”曹恒说道:“不过昨天我已经派出了斥候,用不了多久,应该可以传回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出发的时候我还在寻思,太子并不知道诸葛孔明在什么地方,即便我们去了黄河岸边,找他也得耗费好些日子。”张苞回道:“我倒是觉着很奇怪,诸葛孔明前往黄河治理水患,怎么会突然失去了行踪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他失去了行踪。”曹恒说道:“他只是沿着黄河一路查看,先前告知的地点过不了两天就会变换,所以才让我们觉着是失去了他的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太子看的通透。”张苞说道:“先前我还在寻思着,根本不知道诸葛亮身在何处,我们到了黄河岸边,又有什么用处。经太子这么一说,我是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也是胡闹。”曹恒摇头:“我早先推举他去黄河,可没说要他把神婆给扔进河里,父皇让我去找他,也是为了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每天为国事操劳,已是忙的不可开交。”张苞回道:“他这么一闹倒是没什么,给太子惹来了不少麻烦,还要特意去黄河岸边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人是我举荐的,他在外面惹了事情,当然得我去解决。”曹恒说道:“父皇也是要让我知道,但凡举荐人,总得担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太子举荐的人,可陛下也应该知道,自从监国以来,太子每天操劳的事务不少,再因为诸葛孔明,特意往黄河岸边跑一趟,岂不是凭空多了劳累”

    “父皇当然知道。”曹恒说道:“他或许想要我早些体会操劳国事的辛苦,在我接管很多事情之前,可都是父皇在打理。如今他这么要求我,也是要我尽快适应。将来大魏的事务越来越多,要是眼下的事情我都适应不来,又怎么能把那些事处置的得心应手”

    “话虽是这么说,可太子确实是十分辛苦。”张苞说道:“以往我也没有觉着,自从最近跟着太子,才发觉太子确实是过于劳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有跟着父皇。”曹恒说道:“大魏能有今天,都是父皇一人支撑起来。和他当年的劳苦相比,我这些辛苦又算什么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太能体谅陛下。”张苞说道:“陛下应该也是知道太子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人子,能不能被父皇体谅并不重要。”曹恒说道:“重要的是,我能不能为父皇多分一些忧。”

    张苞没再多说什么,他很清楚,身为大魏太子,曹恒能够拥有如此大的权力,全都是当今陛下对他的培养。

    要不是曹铄认定了他做大魏的继承人,也绝对不会把这么多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事务都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太子,我到前面带路。”张苞向曹恒拱了拱手,告了个退,策马往队伍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张苞离开以后,曹恒凑到马车旁,对立面的黄舞蝶说道:“夫人,我们离开长安已经有了不少时候,你要是觉着坐车辛苦,我就让队伍先停下来,歇上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天色还早,不要因为妾身耽搁了夫君行程。”马车里传出黄舞蝶的说话声:“晚上到了驿站再歇息不迟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三国之无赖兵王》,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无赖兵王第2419章 前往黄河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三国之无赖兵王第2419章 前往黄河并对三国之无赖兵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